分站 > 苏州 > 苏州资讯 > 苏州泥瓦工日薪300 补个房顶等一个月

苏州泥瓦工日薪300 补个房顶等一个月

2015-05-22 10:49:46来源:人民网热度:评论

一场少见的冰雹灾害意外地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一个行业的重要性。昨天,记者来到吴中区光福镇,虽然距离四月底的那场冰雹已经过去三周,但当地依然有许多老房子在排队,等着泥瓦工来修被砸破的屋顶,其中包括铜观音寺、司徒庙等景区内的一些建筑。

苏州泥瓦工日薪300元 市民补个房顶要等一个月

苏州泥瓦工日薪300元 市民补个房顶要等一个月

一场少见的冰雹灾害意外地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一个行业的重要性。昨天,记者来到吴中区光福镇,虽然距离四月底的那场冰雹已经过去三周,但当地依然有许多老房子在排队,等着泥瓦工来修被砸破的屋顶,其中包括铜观音寺、司徒庙等景区内的一些建筑。即使人们端出重金“诱惑”,能爬上屋顶修传统苏瓦的泥瓦工依然“一工难求”。

苏州的泥瓦工目前平均日薪300元,远高于高校毕业生的平均收入,可是挤破了头想把孩子送进名牌大学名牌专业的家长们似乎很少把前者放在孩子职业生涯规划中考量过——“行行出状元”的理念被宣扬多年,在一些人心中,“劳心者”却始终比“劳力者”更体面。“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即将来临,有专家指出:随着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职业细分专业化、择业充分实现“自由意志”将是未来大势所趋。

泥瓦工太缺,

补个房顶要排队等一个月

上月28日的冰雹灾害中,光福镇是重灾区,由于镇上房屋屋顶铺设的多是又薄又脆的苏式瓦片,50%以上建筑被砸坏。次日上午,镇上百姓就惊讶地发现:泥瓦工太抢手了,如果不找亲戚朋友发动人情攻势的话,恐怕只能等到六月份才能把房顶修好。“我们家的房顶被砸了好多坑,幸好有朋友正好做这一行,帮忙抢修,否则上周末的大雨不知道如何应付了。”市民俞女士心有余悸地说。还有很多居民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记者了解到,光福镇近百名泥瓦工目前档期全部排到了六月,连铜观音寺、司徒庙这样的重点景区也只能排队等候着。

为什么泥瓦工突然之间这么抢手?“首先当然是被损坏的房顶太多了,光福几十年都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冰雹。”香雪海景区负责人朱贤平是个地道的“光福通”,他告诉记者,“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现在做泥瓦工这行的人太少了,能上房顶修苏瓦的更少。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行。”朱贤平掰着手指给记者算了笔账:以最普通的3房民宅为例,2个泥瓦工和2个负责搬运的小工共同配合,需要从早上7点一直干到晚上6点多才能完工,遇到雨天进度更是大打折扣,这样算来,工期排到六月也是情理之中了。

这场冰雹灾害也让人们意识到泥瓦工这行技术流失的严重性。在传统印象里,上房俢瓦是泥瓦工天经地义要干的活儿,而实际情况是:由于现代社会建筑构造的进步,需要上房修瓦的机会越来越少,很多泥瓦工的工作以贴瓷砖为主。镇上一位八旬老人惊讶地对记者说:“我都看不到年轻的瓦工上房顶,外地的工人找了好几个,都说不会修苏瓦,全是本地老工人在房顶上干活。这手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稀罕了?”

在苏蠡路上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中,记者采访了正在干活的老郭夫妇。切割地砖、铺砖、水泥凝固……夫妇俩蹲在地上,弯着腰认真干活,布满灰尘的施工现场角落里有一只小号电饭锅,正咕嘟咕嘟冒着气泡,一旁摆放着两副碗筷,这就是两人的午饭。老郭一边往砖上抹水泥一边说,自己来自高邮的农村,像他们这样的夫妻档在泥瓦工队伍中很常见。虽然两人年收入加在一起近20万,却并不打算让老家的孩子也继承这一行当:“太辛苦,肺和皮肤受不了。”老郭向记者证实了上文中老者的疑问:目前泥瓦工队伍老化严重,以40岁以上的中年人为主,少有30岁以下的工人,还能爬得动房顶、修得了苏瓦的越来越少。

职业化、专业化能帮助老行业“重生”吗?

把泥瓦工队伍老化原因完全归结于是体力活,有失偏颇。举例来说,同样处于建筑行业,水电工行业的传承情况就比泥瓦工行业乐观。苏州一工装建筑公司监理朱学浩告诉记者,在他们公司的施工工人中,水电工的年龄分布相对均匀,有相当一部分是职业技校毕业的专业人才。

朱学浩向记者提起发生在两个月前的一件事。在吴江经营一家婴儿游泳馆的老板向他求助,原来,店里的一只长达4米多的超大婴儿冲浪泳池出现故障,当初泳池是作为二手货购入、商标已经磨损,无法找到原厂维修方;作为一件新事物,老板找了好几位水电工前来检修,对方都表示“没见过、不会修”。最后朱学浩向这位老板推荐了一名懂得相关知识的水电工,用了两天时间终于修好,而他每天的人工费在千元以上。“现在不断出现新的电器设备,比如工厂里的大型空调和家里的柜式空调完全不同,以前师傅那样手把手教几年的方式跟不上,只有受过系统学习、精通专业知识,才能适应这种情况。”他还特意提到欧美国家的专业水管工,这是一个近年来频频在热门美剧中由男主角从事的职业,并成为国人心目中高收入蓝领工人的代表形象,中国目前水电工发展正向这个方向前进。

职业化、专业化趋势推动市场效益增加,也许是拯救传统老行业的唯一途径。提到这点,很多苏州人都会联想起近年来苏绣的重生、转型。大约10年前,苏州开始将苏绣往专业人才培养模式上引导。如今,大学生绣娘、海归绣娘、“书生”绣娘等高学历群体在苏州早已不稀奇,他们的加盟也给这一老行业带来了许多变化,包括更多原创设计理念和更活泼的营销模式等。同样的转型也发生在裁缝这一行业中,伴随着“私人订制”理念兴起的订制服装将裁缝再一次推到了人们视线最前沿,如今吃香的裁缝可不是简单的裁和缝,而是要求既懂服装设计、会制版、又懂制作的专业复合型人才,最好还能随时关注当季时尚趋势。

在采访中,好几位泥瓦工师傅都不约而同地提到香山帮,其实在香山帮技艺中,泥瓦工做的泥塑正是其中最复杂、难度最高的工艺之一,先要用钢筋、铁丝或木材,按图样做出人物、飞禽走兽的造型,再用水泥纸筋堆塑初步造型,每堆一层要绕一层麻丝或铁丝。然后再进行细塑,并作压实、压光处理。最后一道工序是刷石灰水,一般要刷三遍以上。但这样的工艺目前主要在古建、寺庙中使用,在城市以钢筋混凝土为主的现代建筑中,留给普通泥瓦工的专业技艺展示平台其实越来越少。

孩子择业

何时能拥有更多“自由意志”?

中考、高考即将接踵而至,这两场考试决定着许多孩子未来的职业定位,记者从苏州市教育局了解到,十几年前“挤破头也要上大学”的狂热慢慢退去,苏州家长在考量孩子未来时更趋于理智。市教育局职教处处长张超介绍,在国家大力推进职业教育、培养技术型人才的大背景下,苏州已经在职业教育和就业、再深造中搭起了多种通道。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目前苏州有33所中职类学校和16所高等职业技校,适龄学生报考普通学校和职业学校的比例已经达到1:1,而职业学校毕业生的就业率高达98.5%。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苏州职业教育建设中,特别突出地方特色教育,像香山帮技艺、评弹、红木雕刻等都已列入职业教育学校课程,并受到学生热捧。曾被“冷遇”的一些以体力为主的职业正在苏州人当中慢慢回温。

“这种回温其实是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的必然结果”,从事多年职业生涯规划测评和心理测评的天力咨询心理测评中心专家侯婵娟告诉记者,日薪300元的泥瓦工在求职市场上拼不过月新4000元的白领,这个怪现象不难理解,因为家长在为孩子规划未来职业选择时,除了考评收入外,工作环境、五险一金、隐形福利、接触客户群体等都是要考虑的因素,综上所述,“劳心者”的活儿更受青睐自然正常。但当各项社会保障制度和福利待遇在各个行业间的差距不断缩小时,行业发展将会更加公平。届时,人们在选择职业时将拥有更多的“自由意志”,可以仅从自身兴趣和特长做出选择、判断。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苏州最低工资五年近倍增
下一篇:公务员工资有望上调 苏州最低工资五年近倍增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