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苏州 > 苏州资讯 > 苏城记者探访老人 寻求“以房养老”的民间路径

苏城记者探访老人 寻求“以房养老”的民间路径

2013-09-22 11:15:19来源:城市商报热度:评论

“以房养老”,就是所谓的住房反向抵押贷款。简单地说,就是老人将房屋产权抵押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定期取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待老人去世后,银行或保险公司收回住房使用权。

准确地说,我们采集的案例,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以房养老”。

记者探访老人 寻求“以房养老”的民间路径

记者探访老人 寻求“以房养老”的民间路径

“以房养老”,就是所谓的住房反向抵押贷款。简单地说,就是老人将房屋产权抵押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定期取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待老人去世后,银行或保险公司收回住房使用权。

有专家评价说,此举虽被视为完善养老保障机制的一项重要补充,但事实上,在传统观念下,房产或多或少承载着老人“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的情感。同样,银行界也谨慎表示,现阶段鼓励两类人尝试“以房养老”,一类是具有一定经济实力、有两套以上房产的老人,另一类是失独和丁克家庭。

那么,更多的老人如何借助房产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让晚年生活过得有声有色呢?我们寻访了一些老人,他们的故事或许也足见普通百姓的智慧。

卖了老家的房 投资到儿子的新房里

刘老先生夫妇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中专毕业后,留在老家泰州工作。二儿子也很争气,从苏州大学法学院研究生毕业后,进入苏州工业园区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工作没几年,就成了家。媳妇也是一位律师,夫妻俩虽然辛苦,但收入也不错。工作没几年,就靠拿贷款在园区某小区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又过了三年,小夫妻给老人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孙子。

考虑到大儿子家里的孩子已经大了,而苏州的小孙子需要照料,老两口义不容辞地来到苏州,一年中也难得回趟老家。时间一长,刘老先生夫妻对苏州园区有了感情:金鸡湖畔月光码头,蓝天碧水一色,绿荫花草扶疏;纵横大道、高楼之间,尽是公园、绿地,尽是宁馨、安谧。特别是湖东邻里中心四周,大有上海思南路高档住宅区的幽静韵味,又不失陕西南路的繁华闹猛。住宅小区里面,也是绿树成荫;花草茂盛。每逢休息日,老夫妻抱着小孙子,沉浸于美好的绿色环境之中。

日子长了,刘老先生闪出一个念头,何不到苏州来养老呢?对于老人的这个想法,二儿子夫妻也很支持。“爸,你把泰州的老房子卖了,我们凑钱换一套更大的房子。你就住在我们家里好了,我们负责给你养老。”有了老二的这句话,大儿子也就没意见了。于是,刘老先生把泰州老家的房子给卖了,卖房拿到了35万块都给了二儿子,二儿子又在园区换了一套250多平方米的跃层式房子。

出租掉房子 老两口搬进养老院

姑苏区的许小樱和老伴今年都70出头了。两年前,老伴摔了一跤,从医院出来后,又去护理院里住了2个月。“护理院里还不错,不用自己动手就有吃有喝,而且还有老年朋友可以拉拉家常。”从护理院出来后,许好婆和老伴就想着要去养老院住,“一来儿子女儿可以放心,有工作人员照顾,二来我们也不会太寂寞,会有很多新的老朋友。”

把这个想法跟子女一说,大家刚开始都没同意,“有儿有女怎么能去住养老院?”花了点时间做通子女工作后,两位老人考察了几家养老机构,发现生活能自理的话,费用并不高,一般一张床位1000多元,好一点的也不到2000元,而两老退休金有3000多元,完全可以承受,不过要是以后生活不能自理了,费用就要增加不少。最后,还是儿子给许好婆和老伴出了一个主意,“把你们住的房子租了,用租金来付养老院的钱。”今年年初,许好婆以每个月2500元的价格租掉房子后,住进了吴中区一家养老机构,“我们的退休金基本都不用花!”

“我们两人住一个房间,就跟宾馆一样,”许好婆说起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早上一块散步读报,下午,许好婆上书法课、歌咏班,老伴则和别人搓麻将。最让许好婆满意的是,以前两个人在家做饭是件难事,做多了得吃上两三天,要想不浪费大多时候只能吃面条,现在可好了,食堂经常换着花样,每顿都不吃重复的,“子女来看我们时,都觉得我们年轻了不少呢。”

换房腾出一笔钱 走南闯北旅游去

早上,两人一起去附近的菜场买菜,下午,跟新邻居唠唠嗑,打打牌,晚上去石湖景区转上一圈,呼吸新鲜的空气,张文生和陆梅两位老人说起当初的决定,连呼“太明智了!”

2006年,当时还未退休的张文生还是吴中区一所中学的老师,老伴张梅已经退休在家。当时,两个人总是憧憬着退休后要去旅游,去世界各地看看。“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旅游,后来因为工作、因为孩子,两人一起旅游的机会不多,所以就想着退休后一定要实现这个愿望。”不过,两个人都是工薪阶层,还给儿子买了一套房子,所以想要出国旅游还是有点难。

当时石湖边上的一个楼盘开业,对于老师购房还有优惠,听到这个消息,张老师夫妇心动了:“我们把现在市区的房子卖掉,然后到那里买个面积稍大一点房子,还能多个几十万出来,我们的旅游基金就有了!”说动就动,张老师先去订了一个120平米的房子,总价45万元,付了首付之后,两人就回来卖房子,市区的房子又是附近一所重点小学的学区房,房子挂出去两周就卖掉了,“90多平米的房子卖了88万元,买房装修的钱有了,连旅游基金都有了。”

旅游基金很快就发挥了作用。2007年的暑假,张老师夫妇去了泰国;2008年去了成都、九寨沟;2009年,两人又去日本泡温泉;2010年,两人到海南;2011年,张老师正式退休,老两口第一次踏上了欧洲的土地,法国、意大利、瑞士,好好玩了个够。“如果当初没有换房,估计旅游的路就走不到那么远了。”

老人房产不要急于过户给子女

赵老先生如今独自住在车库里,悔不当初。他原本和老伴住在他名下那套77平方米的房子里。去年,儿子跟老人说,“你反正就我一个儿子,这套房子将来肯定是我的,还不如现在就过给我。”老人看自己年事已高,百年之后,将房子留给儿子也顺理成章,于是就对儿子说,“我可以把这套房子过户给你,但你要负责赡养我。”儿子也满口答应了下来。但万万没想到,自打老人把房子过户给儿子后,儿子儿媳对老人横挑鼻子竖挑眼,不称其心意,非打即骂。就这样,还不到半年,老人就被赶进了车库。

现实生活中,不少老人在生前就早早把房子过户给子女或孙辈。有的是为了换取子女履行赡养义务,有的是为了避免身后继承时可能出现的税费。尽管老人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往往事与愿违,而且这样的事例并不少。

法律规定子女对父母天生就有赡养义务,这种义务是无条件的。老人生前不把房子过户给子女,子女也必须赡养老人。因此,商报律师团成员、江苏达源律师事务所俞超律师说,当下,房子对老人来说,就是最后一重生活保障,不建议老人过早地将房子过户给子女,以免给老人未来的生活带来不可预知的潜在风险。对于那些既想留住房子、又想给子女一个承诺的老年人来说,签订一份 《遗嘱》,或去公证处做一份《遗嘱公证》,讲清楚现在主要由哪个子女赡养老人,老人百年后房产归那个子女,将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苏州市启动高校毕业生就业监测
下一篇:他们想要拿回工资咋就这么难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